一八六六年﹝清同治五年﹞,鍾榮光先生生於廣東省香山﹝今中山﹞小欖。幼年隨父移居香港。其後回國接受中國傳統教育,參加科舉考試,十七歲中秀才,廿八歲中舉人。時值中日甲午戰爭爆發,中國戰敗,舉國沸騰。鍾先生毅然放棄仕途,於一八九八年,加入興中會,剪辮後,辦「博聞報」、「安雅報」,成為革命黨的喉舌。次年,報館被封,鍾先生常往返博濟醫院、格致書院﹝嶺南大學前身﹞間與基督徒及牧師研究基督教義。一八九八年,格致書院遷廣州花地開課,鍾先生應聘為國文教員。一八九九年,鍾先生在香港道濟會堂受洗,從此成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。

  一九零零年,革命黨人格致書院校友史堅如烈士遇害,清廷以教會縱容學生,對格致書院諸多留難,鍾先生建議遷校澳門。書院遷校後,中文校名改為嶺南學堂,鍾先生受聘為漢文總教習。此為嶺南大學華人襄助校務的開始。鍾先生為求新知,於教學之餘修習英文、算學及各種自然科學。一九零四年嶺南學堂遷返廣州,在河南康樂村購地二十餘畝,建築木屋作為臨時校舍。鍾先生三十九歲畢業於嶺南學堂第二屆預備班,翌年再入嶺南初辦的大學一年級深造。其後,代表學校赴日本出席世界基督教學生大會,回程在保定府被袁世凱指為革命黨,囚禁於天津共三十五天,幸得粵紳及京津同鄉營救。次年,廣東三江水災,鍾先生發起救災賣物會,任總幹事。一九零九年,任嶺南華人教務長,襄助行政工作,同年獲校方委派往世界各地為嶺南籌款,逾年始返。在海外向華僑募捐的同時,又負責聯絡世界各地的革名同志。

  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成功,民國成立,鍾先生任廣東都督府教育司長,推行新政。鍾先生雖政務繁忙,但仍不忘推動嶺南的教育工作。一九一三年,袁世凱稱帝,廣東督軍派兵入嶺南搜捕,鍾先生出奔美國,在檀香山招華僑子弟回國加入嶺南大家庭,繼往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修讀教育學。旅美期間,任紐約國民黨支部部長,創辦「民氣報」,並於美數十處策動「嶺南共進會」。一九一七年回國任嶺南學校副監督,得省長幫助遷校內千餘荒塚,建設校園。同年嶺南大學中學實行男女同校,此實為廣東教育的一項創舉。其後數年間,鍾先生又為嶺南奔走,先後向省政府,香港星馬,印尼華僑募捐,建成「十友堂」,成立農學院。一九二二年,陳炯明叛變,砲轟觀音山總統府,孫中山先生登寶璧艦指揮軍事,孫夫人宋慶齡由侍衛馬湘等保護,轉折至沙面鍾先生家暫避,六月十八日再登黃埔永豐艦與孫總統會合。亂事平息,鍾先生任廣州市政府參事,再赴南洋,南北美洲募捐,歷時四載。每到一地,均提議華僑送子女回國接受祖國教育。其間,校方委任鍾先生為協督,市政府又委以教育行政委員會委員之職。

  一九二七年,七月一日,校方將原來的英文名稱﹝Canton Christian College﹞正式改為嶺南大學﹝Lingnan University﹞,並交由國人自辦,委鍾榮光先生擔當首任華人校長,是時嶺南大、中、小及華僑小學,全部學生已逾千人。一九二九年,上海聖約翰大學授予名譽法學博士學位。工學院落成後,鍾博士又籌建中學校舍、女生宿舍、自來水塔,致力增添設備,革新校務。一九三三年鍾博士為籌設海南分校及培植農業人才,遠赴海南島。次年又為國父紀念醫院籌備事宜親往南京請求中央撥款。一九三六年鍾博士重建博濟醫院,建成後改稱孫逸仙博士紀念醫院。一九三七年六月,嶺南校董會以鍾博士年事已高,准予退休,改聘為嶺南大學名譽校長。國民政府委任鍾博士為國民參政會參政員,鍾博士仍需為國事傷神。日軍侵華,廣州失陷,嶺南大學借香港大學復課。一九四一年,鍾博士抱病偕夫人遷居香港藍塘道。留港校友數百人假香港大酒店為鍾博士祝壽。會上宣告正式成立嶺南大學百萬基金籌募委員會,由鍾博士任主席。豈料年底,日軍進攻香港,砲聲隆隆,引致病情加劇。鍾博士口授遺囑,仍以校事為念,對未成立神學院,未充分發展醫學院及未建成附中新校舍,引為憾事。十二月廿四日,香港淪陷,日軍闖入鍾宅迫遷,鍾博士一家唯有暫居嶺英中學(校長為嶺南校友,鍾博士任董事長)宿舍休養,廿七日入住六國飯店。一九四二年元旦後,以病情惡化,就醫於跑馬地養和醫院。一月七日上午四時十分,鍾博士與世長辭,享年七十有七。抗戰勝利,靈柩於薄扶林基督教墳場出土,外加鑲有銀製嶺南校徽的銅槨,在一九四七年一月七日,依照鍾博士生前的願望歸葬廣州嶺南校園「懷士堂」前。嶺南同人為紀念鍾榮光校長對教育,為嶺南的畢生貢獻,特別在香港新界葵涌荔景村創立本校,以表景仰。

  鍾榮光博士撰寫的自輓聯云:「三十年科舉沉迷,自從知罪悔改以來,革過命,無黨勳,作過官,無政績,留過學,無文憑,才力總後人,唯一事功,盡瘁嶺南至死;兩半球舟車習慣,但以任務完成為樂,不私財,有日用,不養子,有徒眾,不求名,有記述,靈魂乃真我,幾多磨煉,榮歸基督永生。」這正是鍾榮光博士一生「為神、為國、為嶺南」的寫照。他為榮耀上帝,為救中國,在興學育人的事功上,獻上自己的大半生寶貴的光陰,在中國教育史上寫上了光輝璀璨的一頁。

回到首頁 校址地圖 回到最上